企业吸纳重点群体人员税收补贴申报机构
丨脱贫人口就业补贴丨企业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补贴申请机构( 联系电话:13510547816王老师 )
新闻详情

应届毕业生求职的苦恼

6.jpg

“我才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呢!”听说新闻媒体已将关注焦点转移到****年应届毕业生时,黄先生先生“忿忿不平”地喊出了声。11月1日傍晚,今年7月才毕业的黄先生先生来编辑部讲述了求职苦恼:“公司还没和我签约,会不会签约很难说。我们学校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签约的毕业生还有三成左右!前有工作经历这一关挡道,后有学弟学妹在追赶,我们这些‘夹生’应届生的求职苦恼有谁知……”

我就读的大学曾是一所颇有口碑的专科学校,升格为大学后,仍以专科为主。因为准备专升本,错过了应届生找工作的最佳时机,后来考试受挫,从今年6月起才开始寻觅职业方向,成了有点尴尬的“夹生”应届生。想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已有困难。

我们学校目前已正式签约的只有7成多,我的专业属于应用类文科,同一专业毕业生中还有3成左右和我一样没有找到正式工作。应届毕业生中,名牌大学本科生的签约率最高,一般大学本科生的签约率也高于平均水平,大专生的签约率就要低很多,我们学校还算可以,听说一些民办高职的签约率还要低。

上海学生的情况要比外地生源好一些,他们还有出国留学这条路———同专业中就有3位家境较好的上海同学出国读语言学校。我们的“历史遗留问题”还没有解决,学校、企业、社会舆论、新闻媒体就已冷落我们,想想心里真有一种失落感。我们这些“夹生”应届生也曾探讨过造成“生米煮夹生饭”的原因……

学校有点漫不经心

学校对毕业生的工作问题还是有点漫不经心,不是很重视。我在团委担任干部,和学生工作指导部门的老师都比较熟悉。按理说他们应该对毕业生的工作担负起重要责任,可事实并非如此。

学生工作指导部门的李老师曾对我叹苦经:“学校毕业生有1500多人,我们部门只有2名专职老师,怎么忙得过来!”10月份前后,李老师就开始联络用人单位来学校“摆摊头”招聘,500强大公司不会来我们学校开专场招聘会,但综合性的校园招聘会10月以后还是很多,也会有少数比较好的企业和事业单位。

李老师告诉我:“来招聘的用人单位分两类,一类是用过我们学校的毕业生,认为不错,主动来和我们联络的;另一类是我们费了不少口舌,才来摆摊招聘的。”

学生工作指导部门不是简单地找些企业来摆摊招聘就完成工作了,还应该替学生规划职业生涯。可李老师却说:“规划职业生涯?根本不可能!1500名毕业生,就靠我们两个人怎么规划,想把我们累死啊!”那时我正考虑是不是要专升本,本想请他指点一二,听他这么一说,只好识相地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今年7月回学校,走进学生工作指导部门办公室,只见李老师正挥汗如雨地整理毕业生档案。“毕业生走了,大量的档案整理和转移工作都要尽快完成。你自己倒水吧,我忙不过来。”李老师头也不抬地说。我走到饮水机前刚准备动手,李老师一步跨过来,替我把水注满。他说:“你已经离校了,不比从前了。你是客人我是主人,怎么好让你动手。”我嘴上说:“李老师您太见外了,我还没找到工作,户口还在学校呢。”心里却一阵刺痛,这不是在暗示我———你的工作问题我管不了!

企业有点不负责任

去年10月以后我也曾陪同学参加过几次在学校阶梯教室举行的综合招聘会,来的单位不算少,但只有少数单位较有吸引力。一些比较好的单位对招聘有点敷衍了事———毕竟不是名校,毕业生也以大专为主。一次,一位同学在递简历时遭到了工作人员的拒绝:“大专学历啊,不太符合我们要求。”这位同学是个倔脾气,硬要对方收下简历。工作人员说实话了:“我们一般只招名校本科生———收了简历也没用。”同学急了:“那你们干嘛来招聘?”工作人员笑而不答。